女性对IT业的排斥

by admin on 2020年1月30日

  “IT行业只是看上去风光,但实际上很折腾人,对女人来说并不适合。”
31岁的林女士对记者说,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这个行业坚持到结婚生子。

西方国家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少有女性进入该行业,那些进入该行业的女性也留不下来。

  “IT行业曾经是炙手可热的就业选择的热门,但是现在,有的公司的高强度工作和高压力,已经使得一些毕业生‘闻风而逃’。”
李女士说,最近两年来,该部门的人员流动很大,很多从北航、北邮等来的女生,很多都两年之内就离开了。

这16%的女性雇员,往往集中在IT行业较低端的工作岗位上:她们中约有61%从事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作。职位越高,女性雇员就越少:招聘公司Harvey
Nash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仅有8%的首席信息官是女性。

  “在中国,女性IT雇员比例下降这一趋势并不明显,至少中关村的IT女性雇员没有像西方国家那样严重缺失。”从事猎头工作的人力资源顾问王先生告诉记者。在中关村近4000家IT企业,近17万员工当中,男性员工占59%,女性员工占41%。

此外,女性还存在对IT职业生涯的误解。南安普顿大学电子与计算机科学系(School
of 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Science at Southampton
University)主任、英国计算机协会(British Computer
Society)前会长温迪;霍尔(Wendy
Hall)称,英国计算机协会就14岁至16岁女孩对IT行业的态度进行了调查,其中一些发现令人惊讶。

  越离越远?

这有什么关系吗?如果女性希望成为医生或教师,而男性希望从事IT业工作,为什么不随他们/她们去呢,而非要担心“多元化”问题呢?

  
“因为做得实在是太辛苦,很多女孩都受不了。”作为初级的测试工程师,做的就是版本测试工作,常常是时间紧任务急,几乎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而入门的薪水相对又较低。就在上个月,李女士怀孕不到三个月,孩子就流产了,这使李女士情绪低落。而她的一位同学,因为工作不到一年就怀孕,他的上司对此耿耿于怀,自此以后,很多升职、培训、项目的机会都不再给她,很受排挤,最终不得不辞职离开。

女孩子对IT业敬而远之

  林女士是中关村的一家科技公司的卖ERP软件销售经理,她用“透不过气来”形容自己这份年收入十万的工作。周一到周五,每天7点半出发,9点到公司报到,然后就是跑客户签单或上门解决问题,晚上9、10才能回到家中。有的时候,周六日还要为客户解决问题。

然而,人们并没有看到新一代女性在IT行业扬名。实际上,情况恰恰相反。

  
“再加上整个管理软件行业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我们少接一个电话就有可能跑单。”林女士说,她在开车时都不敢懈怠,可能会有客户的电话追过来。单身的她,在大学时错过了最好的恋爱季节,而今天,却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谈恋爱。有的时候,当晚上10点多钟赶回天通苑,还要接着回电子邮件和做PPT时,她甚至对自己的这种生活状态,感到有点绝望。

在新兴经济体中,IT业工作被视为一种机遇,因此,那里的情况有所不同:例如在马来西亚,计算机系50%的学生是女性。

  她的儿子才刚2岁,正是呀呀学语的时候,在清华同方工作的丈夫比他忙,两人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一直由姥姥看管。

印度生机勃勃的IT业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着日趋重要的角色,而这个国家逾三分之一的电脑程序员是女性。

  但他认为这并不能表明,IT这个行业对中国女性具有独特的吸引力。一是源源不断的女大学生及时填补了这个空缺;二是中关村的女性雇员有相当部分主要是从事与IT相关的贸易,市场、行政、秘书和助理等工作,少部分是从事技术工作,而占到高层管理职位的女性只有一成,这与其他行业是有差距的。

职场女性如今仍会遭遇大量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不过人们似乎有理由期盼,敢做敢为的科技界会在多元化方面做出表率。

  “我经常是上午在大兴、中午在知春路,下午却到了怀柔。”林女士说,由于软件和电器、化妆品、保健品不一样,具有技术含量。在销售前,需要制定解决方案;销售中,需要和客户不断沟通与磨合;销售后,需要接受客户在使用过程中不断的咨询。

然而,尽管西方国家采取了多项措施,女性IT雇员人数仍然继续下降。目前,从全球范围看,女生在学校考试中的成绩通常优于男生,年轻女性倾向于选择法律、医学和会计等职业,对IT业却敬而远之。

  王先生认为,中国女性雇员离IT越来越远,这个结论不成立;但他认同,中国女性雇员随着年龄的增长,想要离IT越来越远,或者说

职场女性如今仍会遭遇大量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不过人们似乎有理由期盼,敢做敢为的科技界会在多元化方面做出表率。

  而就职于某著名通信设备厂商的李女士告诉记者,即使是从事技术工作,女员工主要还是集中在技术支持部门。李女士所在的部门,除了部门经理以外,全部都是女生。毕业于武汉某科技大学的通信专业的她,同寝室的6个女生,有在北电,有在阿尔卡特的,四年下来,还在核心部门做技术的只剩下两个,其他的要么结婚生子退回家庭,要么就从技术部门退出,改做市场、销售、文档、培训等岗位。

然而,e-skills
UK委托撰写的一份报告称,女孩长到14岁的时候,信息技术的“奇客”形象开始令她们生厌。迹象也显示,男孩往往在IT课上将设备据为己有,这也可能吓到女孩。e-skills
UK是一个由雇主领导、经英国政府授权的团体,旨在提高IT行业技能水平。

  离开的理由

这是西方的典型现象。在这些国家,IT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美国的情况也是如此,目前该国女性IT雇员比例约为27%;而在挪威和德国等欧洲国家,这一数字还不到20%。

  在某国际知名通信企业做了6年测试工程师涂女士,同样也厌烦了自己的工作。“我每天都在忙碌地做一样的工作,早就想改行了,只是一直都没有下决心去执行。”
涂女士说。

英国贸工部(Department of Trade and
Industry)在2008年委托出炉了一份名为《IT业女性:多元化的商业理由》(Women
in the IT Industry: Towards a business case for
diversity)的报告。报告称:“女性往往在生育之后就离开了该行业,但在她们职业生涯中后期(一般在40岁至50岁之间)也往往离职。在这个年龄段,她们已是经验丰富、技能熟练的员工――这意味着找人替换她们的难度较大,成本也较高。”

  前不久,英国IT行业协会Intellect的一份报告,更是让人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正在逃离IT行业。目前,英国IT行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为16%,大大低于1997年的27%。这16%的女性雇员,往往集中在IT行业较低端的工作岗位上:她们中约有61%从事低工资、低技能的工作。职位越高,女性雇员就越少。美国、德国等也出现同样如此,IT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一直呈下降趋势,前者女性IT雇员比例约为27%,后者则不足20%。

首席信息官仅8%是女性

  “你快乐吗?”当记者把这一问题抛向接受采访的8位IT女性时,大家的回答是“有时快乐,有时不快乐。”“你做这份工作快乐吗?”,肯定回答快乐的却只有一位处在高层管理者角色的IT女性。

IT行业女性雇员的比例多年来一直在下降。英国IT行业协会Intellect的一份报告称,目前,英国IT行业女性雇员的比例为16%,大大低于1997年的27%。

  “在IT行业做得太久,职位和薪酬都很高,但人格也有些被
“异化”,再不跳出来,也许最终就成为‘穿普拉达的女魔头’了。”
涂女士说,前不久,一个在东芝做了多年的38岁的“老女孩”,
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和阻挠,毅然决然地离职,投奔其网恋的德国蓝领男友。

Intellect的项目经理卡丽?哈特奈尔(Carrie
Hartnell)称,这个问题关系重大:“这不再是性别鸿沟问题,它关乎西方经济体如何保持竞争力”。她指出,从经济层面上讲,IT行业作为最重要的行业之一,没有道理去削减它的可用人才库。

  2006年,某网站在网上展开“IT人心态指数调查”,令人惊讶的是,
高达75%以上的IT人有郁闷情绪,其中31.48%的人处于非常郁闷的状态;16.76%的人说不清他们是否郁闷,不足8%的人是很少郁闷和一点也不郁闷。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占到调查样本总量12%的IT女性的郁闷指数要高过整体的郁闷指数,高达80%的人有郁闷情绪。其中,因工作压力影响到生活质量而感到郁闷占到了65%。

那么,为什么西方国家的女性对IT业失去兴趣了呢?她们又是在生命中哪些阶段产生这种想法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