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de.js 历史

by admin on 2020年3月14日

由于缺乏新的贡献者加入,Django
董事会于9月23日发起了一份“改革草案”,有意对项目当前的管理模式进行整改。11月20日,Django
董事会成员,同时也是核心团队成员的 James Bennett
,在其博客上发布了一篇名为“Core
no more”的文章,详细描述了 Django
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草案的大意内容。

创建一门新的编程语言或者是一个平台很少时候是相安无事的,多数时候都是在挑战各式各样的困难。这里要讲述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即围绕
Node.js 平台的社区建设一路走过来的经验。Node.js 是可以让人们使用
JavaScript
语言来创建后端服务的平台,而且其本身实现了很多“模块”来掌管核心的功能。Node.js
的模块使用 API
的设计从而来降低撰写服务端应用的复杂性,npm 是
Node.js 的软件包生态系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开源类库生态系统。

Node.js 是在 2009年5月份创建的,是属于典型的 Git
和 GitHub 时代最初孕育的项目。另外需要先说明一点,那就是回顾
Node.js 的历史,并不是仅仅为了给大家回味,而是想找到在 Node.js
发展到今天作为一个大型的开源社区对于处理内部冲突发展到如此地步的源头。 几年前,Node.js
还只有很少的几名提交者的(贡献者以写模式访问仓库是为了合并代码和修复
bug)。随着项目的扩大,在管理结构上以及最初的这些成员的个性各异,渐渐的开始出现问题了。具体的表现就是少数的几个提交者来维护庞大的代码提交越来越力不从心,而且开始有一些开发者不再贡献了,这其中包括核心提交者和外围的贡献者。这也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发布渐渐跟不上步伐了。

图片 1

目前有50亿的已连接设备,而且在接下来的几年还会有极大的增长,无论是现在已经连接上的还是未来即将连接的,这些设备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很多公司-包括
IBM、三星、Intel、以及微软-均视 API 是这些连接的设备的关键以及 Node.js
是连接它们之间的粘合剂。

James Snell ,是项目的早期贡献者,现在就职于 IBM,是该公司 Node.js
的技术领导,同时也是 Node.js 社区的核心技术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说道:

Django 是非常流行的 Python Web
框架,被世界各地被许多大型企业以及组织采用,但也遇到了多数大型开源项目难以避免的问题:活跃贡献者流失,新贡献者供不应求。James
Bennett
提到,不少开源项目依赖企业支持来解决此类问题,借由企业员工帮忙维护项目以确保持续发展。Django
早期也是以这样的方式生存,遗憾的是,最终没有发展成长期模式。这也意味着
Django 现在完全依靠的是没有酬劳的贡献者,并已经开始供不应求。

来自 readwrite 的Cate
Lawrence 最近在参加 Linux
基金会协作峰会上和
Node.js
的核心成员进行了一些沟通,并分享了这些核心成员在社区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的一些心得和经验。

开发者在想作出改变时,并不会受到鼓励。这就会让开发者们失去动力,从而远离社区。创新也随着就会下降,开发者觉得不值得在此项目上投入时间和精力。

通常来说,修复小 bug 或添加小功能是吸纳贡献者的好机会,但这些事情 Django
的现有成员都会完成。短期内还好,但按这个形势发展下去,Django
会一直无法吸引到新的贡献者,来取代那些不活跃的甚至完全沉寂的人。

图片 2

 

为解决 Django 的发展困境,“改革草案”提议重组 Django 核心团队(也称
Committer,提交者)。James Bennett 解释到,按照 Django
现有的管理模式,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更改及补丁,但只有 Django
的提交者和技术委员会才有权作出决定。提交者可对项目做出任意更改,只需对其他成员和技术委员会负责。而事实上,很少有提交者直接使用他们的提交权限,决策基本上都是通过讨论取得共识后再决定的。更最重要的是,现在
Django
中的不少提交者都处于非活动的状态,再加上“提交者”或“核心团队成员”这种头衔往往被视为有较高的门槛,容易让潜在的贡献者“不敢”与之相匹配。因此,从各层面来说,Django
的核心团队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倒不如直接解散。

关于 Node.js 历史的简短介绍

Node.js 是在 2009年5月份创建的,是属于典型的 Git
和 GitHub 时代最初孕育的项目。另外需要先说明一点,那就是回顾 Node.js
的历史,并不是仅仅为了给大家回味,而是想找到在 Node.js
发展到今天作为一个大型的开源社区对于处理内部冲突发展到如此地步的源头。 几年前,Node.js
还只有很少的几名提交者的(贡献者以写模式访问仓库是为了合并代码和修复
bug)。随着项目的扩大,在管理结构上以及最初的这些成员的个性各异,渐渐的开始出现问题了。具体的表现就是少数的几个提交者来维护庞大的代码提交越来越力不从心,而且开始有一些开发者不再贡献了,这其中包括核心提交者和外围的贡献者。这也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发布渐渐跟不上步伐了。

James Snell ,是项目的早期贡献者,现在就职于 IBM,是该公司 Node.js
的技术领导,同时也是 Node.js 社区的核心技术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说道:

开发者在想作出改变时,并不会受到鼓励。这就会让开发者们失去动力,从而远离社区。创新也随着就会下降,开发者觉得不值得在此项目上投入时间和精力。

通过“开放”开源来进行改变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和相应的冲突治理,在2014年12月,Fedor Indutny
启动了 io.js,一个 Node.js 的分支。与 Node.js
不同的地方是,io.js 的作者计划要保持能跟上 Google V8 JavaScript
引擎的最新版本。io.js
不同于原来的地方在于贯彻了 Do-ocracy 运动的操作原则。Do-ocracy
运动是一种组织架构,它是指为人们自己分开了选择角色和任务,然后去执行。干工作的人和责任挂勾,而不是选举或选定官员。Snell
进一步透露:

“通过开放贡献的流程,我们算是将平台稳定下来了。”他接着解释​​说社区成员贡献的代码,社区或文档中定义的参与决策,是“任何人所发出的请求,都是一视同仁的。”

在 io.js 刚刚成立的前几个月,就吸引了比整个 Node.js
历史上都多的活跃开发者。

在 2015年2月,旨在保持中立的 Node.js 基金会成立了。在2015年6月,Node.js
和 io.js 社区投票通过,将统一在 Node.js 基金会下开展工作。Node.js
版本0.12 和 io.js 版本3.3 合并为 Node 4.0,此次合并还引入了 V8 的特性到
Node.js,而且作了长期支持的发布周期。

作为替代者,两个新的角色将被正式化 —— 合并者(Merger)和
发布者(Releaser),合并者负责拉取请求到 Django
,发布者负责打包和发布版本。技术委员会作为最终的把关者,将继续保留,并赋予一些额外的决定权,主要是把控合并者和发布者的工作,并确认
Django
即将发布的版本。同时,董事会选举的频率将会降低,计划会是在每个主要版本发布时举办一次,而不是现在的每个版本发布时都进行。技术委员会的选举也将对
django-developers 列表的成员开放。

通过“开放”开源来进行改变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和相应的冲突治理,在2014年12月,Fedor Indutny
启动了 io.js,一个 Node.js 的分支。与 Node.js
不同的地方是,io.js 的作者计划要保持能跟上 Google V8 JavaScript
引擎的最新版本。io.js
不同于原来的地方在于贯彻了 Do-ocracy 运动的操作原则。Do-ocracy
运动是一种组织架构,它是指为人们自己分开了选择角色和任务,然后去执行。干工作的人和责任挂勾,而不是选举或选定官员。Snell
进一步透露:

“通过开放贡献的流程,我们算是将平台稳定下来了。”他接着解释说社区成员贡献的代码,社区或文档中定义的参与决策,是“任何人所发出的请求,都是一视同仁的。”

在 io.js 刚刚成立的前几个月,就吸引了比整个 Node.js
历史上都多的活跃开发者。

在 2015年2月,旨在保持中立的 Node.js 基金会成立了。在2015年6月,Node.js
和 io.js 社区投票通过,将统一在 Node.js 基金会下开展工作。Node.js
版本0.12 和 io.js 版本3.3 合并为 Node 4.0,此次合并还引入了 V8 的特性到
Node.js,而且作了长期支持的发布周期。

James Bennett
表示,删除拥有超高权利的“提交者”角色,以“贡献者”和“合并者”取而代之,将有助于让项目对一般人更加开放,并让提交流程更制度化。虽然这个方法不能立马解决贡献者不足的问题,但却是能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技术委员会权利的提高,可能并非最佳解决方案,但却是在必要时打破僵局、避免混乱的手段。技术委员会上面还有中立的管理者
DFS(Django 软件基金会)。

在新的道路上前行

Node.js
基金会的治理,平等的分开为两个实体:一个是商务委员会,负责商务、市场和法律方面的事务;另外一个是技术指导委员会,负责代码开发、测试、集成、以及工作组和项目。

Snell 解释道:

“拥有一个治理结构能够让决策更加的清晰,从根本上解决突显个性的问题。”

Snell 进一步强调,这样还能够为开发者驱动创新留下空间。

我们的路线图是开发者和贡献者自己愿意做的,这一点也在提交的历史上有表现。

图片 3

今天的 Node.js
项目已经划分为多个组件,全部的组织规模已经超过400人。Node.js
核心已有超过50人的提交者,和100多人的贡献者。Mikeal Rogers(Mikeal
Rogers 是 Node.js
基金会现任的社区经理。)解释了此次创新是对基金会之外的领域的一个扩展。

“我们刚刚开始分析我们现在的开源开发者们都是谁,我们尝试着去尽量满足更多的普通用户,并学习如何将这些用户转化为参与者。其实人们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被动的消费者。我们将尽力的去为大家扫清参与的障碍!”

基金会的 技术指导委员会 监督着很多的其他团队,包括包容工作组。他们已经推出了切实可行的方法,如对于时区的规定的包容。Rogers
进一步解释了时区的例子:“Pull Request
必须等够36个小时以确保其它时区的贡献者们审核过。”

Rogers
谈道:“随着项目的成熟,开始有了头重脚轻的趋势,而且对于质量控制的分级要求过分,这些都得通过流程来应对。我们使用流程来增加透明度,鼓励参与。不断增加的代码审核池也导致更好的质量控制。更多的人就意味着更多的审核、更多的检查,以及更佳的制衡。我们还重组了核心组,将之分成几个工作组,从而避免日益严重的头重脚轻现象。”

社区的增长不仅体现在引起了人们的兴趣,还表现为提交者的增多。Node.js
很好的演示了开放的贡献和参与式的治理就是开源开发的未来!而且一直在扩张,包括我们正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Node.js
为社区创建了值得人们去努力追寻的方向!

图片 4

出处:InfoQ 作者:李建盛

据悉,该提案细节仍在不断完善中,James Bennett
仍在收集反馈并根据反馈对提案进行调整,预计在下个月会以合理的形式进行投票表决。James
Bennett 最后表示,希望在2019年年中,Django
能以新提案的模式运作,并有效解决现有的问题。

(文/开源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