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没有“996” 但是…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5日

硅谷常自喻为自由和开放,可近年来对那些年长的科技从业者却越来越不友好。不久前,61
岁的 Java 之父 James Gosling 在 Facebook 上发表了他所遭遇的年龄歧视:

“华尔街的人会跟你说996算个屁,硅谷一半也加班并且没有加班费”,当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因为“996,ICU”而站上了风口浪尖的时候,远在大洋彼岸的硅谷工作者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超高的福利,令人艳羡的工资,“天才大脑”的天堂,一直以来,硅谷都以这样的形象示人,但在这些光环的背后,24小时待命、“work
from
home”的规则、年龄歧视的存在也证明,“996们”笼罩的或许并不只有国内的互联网公司。wOwT-hvscktf7609690.jpg  01 加班or不加班  “工作996,生病ICU”,当这种说法铺天盖地刷屏的时候,也惊动了对岸的业内大佬。4月7日,继在推特上评论“996制度”违反人性之后,编程语言Python之父Guido
van
Rossum一篇名为《我们能为深陷996泥沼的中国程序员做些什么》的帖子再次瞬间引发了热议。  互联网的领导者发出了这样的倡导,在让人感动于其“对程序员来说充满尊敬与善意”的举动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定的质疑:这种看似严酷的加班文化真的只存在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吗?事实或许比加班文化本身更加残酷,硅谷的压力同样难以想象。  “在硅谷或者华尔街,‘996’不叫‘996’,叫‘工作压力大’”,对于硅谷有没有“996”的问题,目前生活在纽约,曾经在硅谷有过工作经历的江先生简直明了地用这样一句话进行了概括。  根据他的描述,在硅谷,并没有明文规定的所谓“996”,双休是存在的,但你要在规定的时间点完成你的工作,很有可能是你5点下班,然后在家工作到半夜3点。而且程序员的工作性质决定,你的工作时长是不可能预期的,因为有时候要修复一个bug就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你无法预料bug什么时候会出现。  在他眼里,硅谷没有“996”,但加班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所有硅谷人都默认的选项。更重要的是,“工作狂”甚至已经成了一种硅谷理想的生活方式,在这些牛仔裤、T恤的标配着装上,你总是能看到印着的“梦想”、“超越他人”之类的标语。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硅谷工作狂文化盛行,在
Twitter
上有150万粉丝、还出版过畅销书籍的企业家和天使投资人加里·沃伊内楚克,曾告诉自己的粉丝,他们应该一天工作18个小时,而且应该每天都这样,不能休假,不能约会,不能看电视。“想闪亮全场吗?想买飞机吗?”他在一场励志演讲中问道。“那就工作吧。工作才能让你得到这一切。”  0220岁or40岁  硅谷是互联网的圣地,却不是互联网的仙境。“加班正常,有抵抗情绪也正常,但通常人们没有什么选择。”江先生举例称,亚马逊人员更新很快,如果你受不了加班文化而离开,那我就会去找刚毕业的大学生,“又便宜又老实,虽然他们工作一段时间就会离开”。  这仿佛揭开了硅谷的一条“伤疤”。早在几年前,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就在斯坦福举行的一个活动上对观众说:“我想强调年轻和技术的重要性。年轻人要更聪明。”当时这句话因为“年龄歧视”被媒体大肆报道,但拿出的事实却宛如铁证。  Java之父James
Gosling也在 Facebook上发表了他所遭遇的年龄歧视经历:我曾在面试的时候被
HR
告知,“通常我们不招你这种年龄的程序员,但你的情况特殊,所以对你特殊考虑。”而在
Google 工作的时候,听到几个 30
多岁的人在讨论要去整容变得年轻点。  彭博社的一篇文章曾讲述了硅谷的40岁危机,其中提到,年过四旬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硅谷的求职过程中不再那么顺利。尽管美国劳动人口的年龄中位数是42岁,但是苹果的雇员年龄中位数只有31岁,谷歌和特斯拉是30岁,脸书和领英只有29岁。  他们的逻辑似乎不难理解,年轻员工意味着对于新税要求更低,且在时间上拥有更好的可塑性,这也意味着他们更加有能够加班的条件。2014年,苹果和Facebook甚至为女员工提供冷冻卵子的费用,而这样的做法也旨在帮助那些有意把经历放在工作上而又不想影响今后生育孩子的女性。  03留下or淘汰  无论是比“996”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工作时间还是年龄歧视的严重,似乎都指向了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会选择留下?硅谷或者华尔街是个特殊的行业,像外界认识的那样,在那里工作是荣誉、成功的象征,但也意味着在那里就要自愿付出,同时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但除此之外,或许还有些“不得不”的意味。  “有很多App,例如程序员专用的3D游戏模型这类,几乎每天更新一次,每次用都是最新版,而这也就意味着这背后有很多技术人员对他进行版本更新,这是人工上新。虽然用户会很烦,但必须要保证更新,要保证自己不再行业中淘汰,要守住用户,这背后就是无数小码农在勤勤恳恳地搬砖”,江先生提到。  在这个行业里,速度成了生命。江先生称,在他们那个圈子流行一个段子,华为出新手机的时候,深圳一家做手机壳的工厂连夜开会做配套的手机壳,为的就是不在行业里掉队。亚马逊的技术之所以能够做的那么好,也是因为他有一部分程序员24小时待命,出现bug立刻修复。Facebook一直都想做移动支付,向借鉴支付宝、微信,但就是没有做起来。事实上,国外也很感叹中国互联网的速度,以及程序员的付出。  “在这里你可以选择不加班,但要有被裁员的心理准备,行业趋势就是这样,不能闲下来”。对于互联网行业的“996”制度,江先生直言到。竞争仿佛是硅谷的宿命,论天诞生的企业全都昭示着这片土地的硝烟弥漫,但另一边,这里也是梦想的出生地。  著名科技评论家凯文•凯利曾经这样概括在硅谷为世界创造出伟大发明的三类人:梦想者,企业家和投资人,工程师,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或许也一样。

科技行业从业者达到45岁“高龄”时会发现能找到的工作减少,60多岁的应聘者只能期望与千禧一代相同水平的薪酬。

我曾在面试的时候被 HR
告知,“通常我们不招你这种年龄的程序员,但你的情况特殊(指的是他 Java
之父的身份),所以对你特殊考虑。”在 Google 工作的时候,听到几个 30
多岁的人在讨论要去整容变得年轻点。

图片 1

James Gosling 作为 Java
之父的特殊身份姑且可以让他在硅谷谋求到一份不错的职务,但其他普通的年长从业者可不是那么好过。 他们的焦虑和歧视,促使他们从外貌、思想和履历上进行“年轻化”,甚至有部分人通过整容手段来让自己看起来更年轻。

在为惠普(Hewlett-Packard)、太阳微系统(Sun
Microsystems)和思科(Cisco)等硅谷企业工作了40年后,鲍勃•克拉姆(Bob
Crum)去年终于离开了科技行业。在思科的合同期结束后,他曾试着在其他公司找工作,但他很快发现,在如今的科技行业,62岁的他的“丰富经验”被视为障碍,而不是强项。
“我听到的是‘我们决定把这份工作给处在职业生涯较早期的人,你的经验是很久以前的’。对于一个完全合格的人来说,这些话太伤人了,”他说。
“在为了回到科技行业而尝试了几个月后,我认输了,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该从高科技行业退休了,然后翻开新的一页,去做更大更美好的事情。”
克拉姆如今在一家非盈利性机构工作,同时准备开一家工艺酿酒厂。但他仍然怨恨那个沉迷于年轻人的行业对待他的方式——以及该行业显然不受年龄歧视法律约束的事实。
科技招聘平台Hired的调查显示,当科技行业从业者达到45岁的“高龄”时,他们会发现自己能找到的工作减少。45岁时收入开始下滑,50、60多岁的应聘者对薪酬的要求,与只有2年工作经验的千禧一代一样。
为美国老年人维护权益的组织——美国退休人员协会(AARP)的资深律师劳里•麦卡恩(Laurie
McCann)表示,科技行业的老年歧视现象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该组织2013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较年长科技行业从业者表示,他们在工作中目睹或经历过年龄歧视。
“人们吹嘘着其员工的平均年龄有多么年轻,还不客气地对比较年长的人说贬损的话,几乎就像他们凌驾在法律之上一样,”她表示。在优步(Uber)爆出性骚扰案丑闻、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其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6月卸任后,硅谷开始认真对待性别和族裔多元化问题。
但是,尽管很多大型科技公司公布了女性或少数族裔员工比例报告、希望这将推动他们改善这些方面的多元化表现,但他们并不追踪年龄结构。丹•莱昂斯(Dan
Lyons)所著的《颠覆》(Disrupted)描述了他在初创企业HubSpot的工作经历,他说,科技企业需要认识到“老中青结合的员工队伍”的价值,并且在多元化报告中表明自己聘用了多少较年长员工。
当他加入这家标榜员工平均年龄26岁的初创企业时,52岁的他吃惊于一些年轻同事似乎对年龄较大的同事抱有“奇特的刻板印象”。有个人叫他老爷爷。“我办过一个很大的博客网站,我在互联网上颇有名气,我做过一档电视节目,还在好莱坞工作过,而他们的态度是‘哇,你会用Twitter?’”他回忆称。
对于那些希望表现出自己欢迎年龄较大的员工(或者避免未来面对年龄歧视诉讼)的企业,专家们提出了明确建议。
企业应该终止有关应聘者应该从高校毕业多少年以内的要求,或者要求提供高校的电子邮箱——实际上表明他们只预期会招聘年轻人。在招聘广告中注明要“数字原生代”(digital
native)是有问题的,因为这暗指在互联网环境长大的人。
一旦招入麾下,企业应该在新编码语言出现时对较年长的员工进行再培训,学会辨识针对较年长员工的“无意识偏见”,并举办让所有人感觉受欢迎的社交活动。
当莱昂斯在HubSpot时,他觉得自己在穿着上就像走钢丝。“你想看起来随意,但你不想看起来像一个试着打扮成20岁小伙子的50岁男子,”他说。
他也敦促年纪较大的应聘者删除其简历上2000年之前的所有信息,以避免被自动过滤器——自动忽视有那么多工作经历的应聘者——剔除。
在工作中,他认为年纪较大的员工应该避免听起来“假正经”,而应该表现出谦逊,学习年轻同事的习惯和他们最喜欢用的缩略语,比如DRI(直接负责人)。
爱彼迎(Airbnb)的战略顾问奇普•康利(Chip
Conley)在被吸引到这份工作时已经52岁——尽管他从未用过这款住宿App。
在其自己的连锁酒店担任了24年的首席执行官后,他发展起了“现代长者”的角色——既是导师又是实习生。
“我的最佳战术是把自己的困惑看成好奇心,然后任由它引领我,”他在《哈佛商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上写道。
《这把椅子好得很:反对年龄歧视的宣言》(This Chair Rocks: A Manifesto
Against Ageism)的作者阿什顿•阿普尔怀特(Ashton
Applewhite)表示,年龄歧视诉讼很少的一个原因是,人们不愿意承认自己年龄较大。
“年龄歧视往往是白人男性在职场遭遇的第一大类歧视,”她表示,“我真的希望那些人变得激进,加入该运动。”
‘科技博客巴结24岁的创始人’
当多次创业的肯•戈德肖尔(Ken
Goldsholl)认为他的企业没有得到应得的媒体关注时,他曾考虑让24岁的儿子假装是这家初创公司的老板。“科技博客喜欢巴结由24岁的年轻人创办的公司,”他表示。
60岁的戈德肖尔自己投资创办了他的小额支付初创公司Transact.io,因为他认为,风险投资者会避免支持他这个年纪的创始人。
译者/马柯斯
@2017
斜号(xiehao.co)一家为中小企业快速匹配开发人员
www.xiehao.co

图片 2

James Gosling

根据统计,美国在职的工作者的平均年龄是 42
岁,但在硅谷这个数字变得更低。比如苹果公司是 31 岁,Google 和特斯拉是 30
岁,Facebook 和 LinkedIn 是 29
岁,而其他公司甚至更年轻。 科技公司愿意聘请年轻人,不仅因为年轻人更便宜,还因为湾区的科技公司并不相信从业者们“久远”的经验和履历。

曾经在客户服务软件厂商 SugarCRM 担任销售培训岗位的 Andrea
Rodriguez,在去年秋天丢了工作后,决定扔掉她的正装。这不是因为她决定“余生皆假期”以后都不上班了,而是她要变得更年轻一些。现在已经超过
50 岁的她,在硅谷尝试新机会的时候,被认为年纪太大了。

接下来,Rodriguez 开始尝试穿更多颜色鲜艳的衣服;开始刷
Reddit、Yelp、IMDb;遇到不懂的信息词汇的时候,就去搜索学习;开设了自己的
Twitter、Pinterest、Snapchat。现在的她可以聊超级英雄电影、卡戴珊等等年轻人的话题,变得年轻的她最终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份销售的工作。

但这不是完结,进入公司后 Rodriguez
还要面临更多的年龄问题。她要努力地让这批二三十岁出头的同时把她当做一个大姐姐,而不是妈妈。在跟年轻人交流的时候,要用
Reddit 和 IMDb
打开话题,“但如果你带了朱莉·安德鲁斯主演的《音乐之声》,所有的对话都会瞬间静止。你会被当做是个局外人。”

图片 3

Andrea Rodriguez

据 彭博社 报道,从
2008 年开始,硅谷 150 家大型科技公司就面临着 226
宗关于年龄歧视的投诉,诉讼内容从公平就业的门槛到就职后的住房分配应有尽有。数量比投诉种族歧视案例高出
28%。在今年 8
月份,多名惠普老员工就因为惠普裁员提起集体诉讼,称此次裁员针对了自己的年龄。明年,Google
也将面临在雇用过程进行年龄歧视的诉讼审判。

但是诉讼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耗时长花费高,而且,没几个雇主在知道你曾为了“年龄歧视问题”打过官司后还能继续接纳你,这只会让你的就业机率变得越来越低。 由此更多年纪大的科技从业者不是选择去抗争这种不公平,而是选择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年轻去适应目前硅谷对年轻人的偏好,比如只在简历中罗列最近几次的就业经历,和使用更加清爽阳光的个人头像,甚至是整容手术。

有些人会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比如从事就业咨询工作的 Robert
Withers,会帮助他的中年客户修改他们的简历,让他们看起来年轻至少十岁。在去年,他就帮助了一名惨遭奔驰解雇的
55 岁程序员 Michael Peredo 接受“年轻化”,说服他脱下领结,换上 T-shirts。

图片 4

Michael Peredo

这批年长的科技从业者可以在外貌、语言和思想上变得更为年轻,但改变不了一个事实
——
技术迭代太快,他们之中有的已经跟不上节奏,甚至其擅长的技术已经被时代淘汰了。

“如果你已经在一家大公司工作超过 10
年后遭到解雇,那么你的技术将会落后六个时代(这时代技术迭代很快,而且没学习新技术的程序员也没什么竞争力)。”硅谷社交网络
Hackers/Founders 创始人 Jonathan Nelson 表示,“我知道,有一些 40、50
岁的程序员在重新学习 App 的编程和大数据,而有一些则去做了 Uber 司机。”

外表、行为、思想、简历,还有新技术,为了留住一份工作,硅谷的这批刚步入中年的科技从业者正在用各种方式努力。在其他行业里,步入中年的员工终于坐上了公司的中坚,而在科技公司里,日新月异的技术和高速运转的文化把每个人时间无限压缩。现在国内第一代科技从业者(尤其是程序员们)年纪都还不大,可谁能知道,20年后我们会不会也像硅谷今天那些
40 多岁的科技从业者那样面临年纪太大的困扰呢?

稿源:pingwe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