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酝酿神秘全新操作系统,抢占未来数字世界的交互入口?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5日

谷歌刚开源了一个新的操作系统,该操作系统是为具有高速处理器和大容量内存的硬件而开发。

google 最新os 下载

还没有任何关于Fuchsia的官方说法,它的GitHub页只是简要地将Google的这个新项目描述为为“Pink+Purple==Fuchsia(新的操作系统)”。Chris
McKillop是Google的产品和研发负责人,按照他的解释Purple指的是一个“具有高性能图像显示、输入延迟低、用户交互界面美观的系统”,Pink指的是“面向开发者和用户的模块化系统”。团队由“一群书呆子”组成,包括Brian
Swetland和Travis
Geiselbrecht,他们过去曾从事Android、BeOS、ChromeOS、DangerOS、iOS、MacOS、QNX、webOS和其他操作系统的开发工作。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谷歌选择历来以优秀的软件产品见长,除了各类应用类产品,其在操作系统上的开发也是不遗余力,最为典型的代表就是
移动端的 Android、PC 端的 Chrome OS,以及物联网设备专用 Brillo。

Fuchsia不是构建于Linux内核之上的,这和Android不一样,而是构建于Magenta。Swetland将Magenta描述为一个迷你内核:

 

图片 1

97%的驱动和服务位于用户空间,但是系统调用面提供了更为广泛的基本指令,而不仅仅是核心微内核设计所采用的send/recv/exit。

虽然继承于C语言写的LK,但是Manenta内核新的表面部分是用C++写的(受限的C++)。

本文转自:

Fuchsia 操作系统

Swetland称:“Magenta的驱动和服务大部分是用C语言写的,不过其中的一部分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用C++重写。”当然,任何人都能够添加使用其他语言编写的组件,只要它们是通过现有的RPC协议和内核通信。

Google 的 Git
源码库出现了一种新的操作系统叫 Fuchsia,目前有关新操作系统的信息很少,根据源码树:它使用的不是
Linux
内核而是叫 Magenta 的新内核;它的UI层使用的是
Dart
语言开发的 Flutter;渲染器是 Escher;应用程序框架 Mojo。

或许是考虑到纷繁复杂的操作系统之间过于割裂、难以统一,亦或是抢占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设备操作系统的新兴市场,谷歌也在悄无声息的开发一套崭新的
“万能”操作系统 Fuchsia。

Fuchsia目前运行于Intel
Broadwell和Skylake处理器上,不过它也能够在增强后运行于比较老的Intel甚至AMD处理器上。不久之后,它也将增加对ARM和树莓派3的支持。该操作系统的是为“具有高速处理器和大容量内存的现代手机及个人电脑”而构建的,令人推测将会在未来代替安卓。虽然,我们询问了Google关于新操作系统的更多细节,他们称Fuchsia是Google正在推动的众多开源项目之一,现在提供细节还太早。但是为了消除谣言,他们提到:”Fuchsia与安卓以及Chrome操作系统完全无关”。

图片 2

这套操作系统最早于 2016 年夏天悄悄出现在 GitHub
的一个公开页面上,相关介绍少之又少,链接指向的谷歌 Fuchsia
主页也没有太多关于这套全新操作系统的说明。

Fuchsia的用户界面似乎是使用了Flutter控件框架,并用Escher渲染。Escher是一个基于物理的渲染器,支持复杂的特效,例如体阴影、色溢、光扩散等。高超的图像处理能力以及目标硬件平台需要具有高速处理器和大容量内存,表明该操作系统可能是针对虚拟现实的头戴设备。

参与该项目开发的知名开发者包括了 Travis Geiselbrecht 和 Brian
Swetland。Fuchsia可能是一个研究性项目,也可能是针对增强现实等领域开发的。

目前,我们只知道该系统仍正在开发中, 但 Fuchsia
的原代码是完全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到这一依旧保持神秘的操作系统。
可以说,Fuchsia 一出现就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Fuchsia使用Mojo来帮助构建应用程序,Mojo是”一个进程间通信技术和协议的集合,同时也是一个用于创建可组合、低耦合应用程序和服务的运行时。Pauli
Olavi
Ojala称:”Mojo已经可以绑定Dart、Go、Java、JavaScript、Python和Rust等语言”。

出处:solidot

下载地址:

文章来源: 聊聊架构
微信公众号

相关链接

想通过手机客户端(支持 Android、iPhone 和 Windows
Phone)访问开源中国:请点这里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
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Google 开发新的开源系统 Fuchsia
本文地址:

同时,根据谷歌官方的描述,Fuchsia
的核心突破就在于其强大的适用性和可扩展性, 小到智能手机大到 ATM
机和台式电脑,以及各种穿戴式设备和物联网设备,都可以采用这一操作系统 。

图片 3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谷歌现有操作系统已经十分成熟的情况下,这一新的操作系统究竟意欲何为?是否代表谷歌将要抛弃掉已经取得的领先优势?还是谷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局?

在科技圈,谷歌旗下的两款操作系统 Android 和 Chrome OS 之间的冲突
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以手机和平板作为主要安装设备的 Android
目前已是世界上使用最多的操作系统,众多开发者基于该操作系统而开发的应用软件也是不计其数。

而为 PC 设计的 Chrome OS
则又是另一种情况,它以安全和简洁的设计而闻名,在教育行业中被广泛使用。

图片 4

不过,即便如此,谷歌高管们还是否认了这两款操作系统合并的可能性,只是在谷歌内部关于如何统一其软件开发结构的讨论从未停止过。而从用户的角度来看,由于
Android 有比 Chrome OS 更加强大的功能和更多的 APP 选择,
大部分人还是希望谷歌可以对 Android 进行 PC 化处理。

但显然,谷歌找到了第三条道路: 开发一款全新的操作系统,就此看,Fuchsia
的出现也就顺理成章了 。
这样做不仅可以继续推进谷歌的顶尖消费级操作系统的计划,更重要的一点是修补在
Android 操作系统上曾犯下的诸多重要缺点。

升级之后,Fuchsia
将会拥有更安全的设计、更强大的性能、频率更高的更新,以及一个对广大开发者更友好的
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图片 5

而作为一个操作系统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组成部分,
内核负责软件对硬件的访问,以及管理进程、内存、驱动程序以及支持文件系统等基础功能
。通俗地说,它就是整个操作系统运行的基础。

如果操作系统像一辆车,那内核就约等于发动机,它的性能和稳定性就是整个操作系统正常运行的关键。

今天的 Linux 是全球被最广泛移植的操作系统内核。从平板电脑 iPad
到巨型电脑 IBM S/390,甚至于微软出品的游戏机 XBOX 都可以看到 Linux
内核的踪迹。Linux 也是 IBM 超级计算机 Blue Gene 的操作系统。

图片 6

Linux 之所以强大,首先是它对于硬件的 强兼容性 ,几乎所有的平台都能跑
Linux,而不像 Windows NT 那样过于倾心于 X86 平台(虽然近些年也能在 ARM
上跑了)

其二在于其坚持的 开源 免费思想,造就了以 Lunix
社区为核心的全球开发模式,由创始人带领的团队负责内核的维护更新,而全球的开发者为其进行稳定性的
debug 使其稳定、强大、免费,自然受到了诸多青睐。

除 Android 以外,以往出现过的三星 Bada OS、Tizen
OS,还有诺基亚曾经倾心的 Meego,也都是基于 Linux 内核。

而此次 Fuchsia 的微内核则被命名为 Magenta。Magenta
一词的由来也是颇有深意,谷歌在 Magenta
的官方代码库中做出解释:“Pink(粉色)+ Purple(紫色)= Fuchsia(紫红色,即
Magenta)”。

图片 7

Magenta 微内核代码的截图

而据 Fuchsia 团队的描述,Purple 指的是 Project Purple(紫色项目),即
iPhone 最初的项目代号。而 Pink 则指的是
Taligent,即苹果一个曾经试图取代其经典 Mac
操作系统的失败项目。两者相加,可见谷歌跨平台的愿景。

如果一旦成行,谷歌就势必要放弃问题多多但又积淀多年的
Android,而这样做其实会陷入一个两难的处境,海量的 Android App
和全新的操作系统似乎并不可兼得。

图片 8

上图是 Fuchsia 在今年三月发布的新 Logo

但谷歌就是谷歌,它还是会竭尽全力以达成平衡,而这一手段很有可能就是 在
Hypervisor 上面运行虚拟的 Android App。

Hypervisor
是一种可以让多个虚拟操作系统在一套硬件上作为虚拟机同时运行的软件。虽然传统虚拟机技术的效率低下,但近几年来虚拟技术的发展提出了一种更优化的增效方式:以容器(container)的方式运行虚拟机。

图片 9

容器是可以在同个操作系统内虚拟化单个 App 的独立行程。通过只使用虚拟机中
App
所需的那部分,以容器方式运行虚拟机可以提供一个更高效、可靠以及安全的方式在同个操作系统(在这里指的就是
Fuchsia)内运行所有的 App。

也正因此,Fuchsia 可以轻松地支持 Android 所有现有的
App,为用户提供一个无缝衔接的体验。虽然 Android
有很大可能会继续得到开发和支持,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将会成为 Fuchsia
内一个老旧的运行环境,势必在几年内被逐渐代替掉。

目前,Android 所依赖的 Linux 内核中另一重大缺陷就是 它缺少一个稳定的
ABI(应用二进制接口)。 而这个后果是十分严重的,作为应用程序和 CPU
之间的一个接口,ABI 处于软件和硬件的中间位置,它驱动了所有的软件程序,

对于提供 Android 系统驱动程序的芯片公司来说,由于没有一个稳定的
ABI,每当谷歌推出新的 Android
版本,他们都必须更新其驱动程序,否则新版内核将会无法在他们的硬件上运行。但是,这显然是一件费时费力的工作,很多公司都因此造成巨额亏损。

与之对立的是设备厂商需要的却是搭有最新的驱动程序才能升级设备的操作系统。所以,
由于芯片商停止更新驱动导致设备商停止更新操作程序的多米诺效应意味着有数百万台
Android 设备将得不到任何及时的更新了 。Android
系统的批评者将这种现象称作为“ 碎片化的噩梦 ”。

而这也将是 Fuchsia 试图解决的问题之一。就像 Windows
操作系统一样,Fuchsia 的内核将会提供一个稳定的 ABI。其拥有两个内核:LK
和 Magenta。LK,即 Little
Kernel,是一款用于嵌入式设备的现有操作系统。Magenta 则是建在 LK
上的一款微内核。

图片 10

在谷歌的公开资料中,作为物联网设备操作系统的 Fuchsia 将只会使用
LK。而在更复杂的设备,比如手机和电脑中,Fuchsia 则会使用 Magenta。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一款操作系统不只有内核,也该有为开发者准备的 API
以及为 API 开发的框架。但 Android
系统的创始人在早期往往出于特定需求,做出了许多关于 API
的技术决定,只是这些决定却让后来 Android 团队和开发者的工作十分为难。

对于谷歌来说,Fuchsia
是一个难得的用一款更新、更好的操作系统来取代现有操作系统的机会。 其 API
大量借鉴了谷歌 Chrome 浏览器背后的开源项目 Chromium,而 Chromium
又是组成 Chrome OS 的重中之重。许多 Fuchsia 的低级 API 的代码都是
Chromium 的 Mojo 系统 API 的修改版。而 Fuchsia 团队也有许多来自于
Chromium 团队的成员。

图片 11

Chromium logo

而 Fuchsia 的用户界面 Flutter 是使用谷歌 Dart
编程语言所开发。这么做也是考虑到让为 Fuchsia 系统编写 App
的开发者可以在做出极少改变的情况下就让 App 在 Android 和苹果 iOS
中运行。而这将有效的减少开发多平台 App 时所需的工作量。

对于消费者来说, 谷歌的新款 Fuchsia 操作系统彻底远离了 Android、Linux
以及 Unix
限制的设计,将会为他们提供一款性能更好、安全性更高以及支持期更长的操作系统。
在此之外,Fuchsia
在其他设备(比如二合一笔记本)中出现很有可能为他们提供超越传统电脑操作系统的用户体验

虽然我们暂时不知道谷歌到底隐藏了 Fuchsia 的多少功能,但是
这个项目的潜力和野心不容小觑。

【编辑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