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图书馆“活起来”

by admin on 2020年4月30日

大西洋月刊采访了Blogger、Twitter和Medium联合创始人Ev
Williams,谈论了支离破碎的开放互联网,
当互联网变成了众多公司竞相挖据财富的金库,这一结局是可以预料到的。开放的互联网是自由、独立和不受审查的,它的开放在于任何人都可以访问,不需要特殊
权限、支付费用或创建用户帐号。开放互联网是自由,像语言那样自由,像意识那样自由。它是图书馆的图书馆,所有人类都是它的作者。但这一预见离我们日益遥
远,现在的人都通过社交网络发表和跟踪信息,而许多社交网络信息是不进入开放互联网的。用哥伦比亚法学教授吴修铭的话说:每一种大型的通讯技术都遵循相同
的模式:短暂而令人兴奋的开放期之后,紧跟着的是垄断和日益的封闭。因为网络效应和经济规模,互联网的命运将很可能与铁路、电力、电线和电话相同。
               

它形如璞玉的效果图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刷屏,它颠覆传统图书馆的设计理念和众多亮点,许多市民也已经如数家珍。无人书店的这一思路也完全适用于现有图书馆的革新和未来图书馆的建设。借助大数据分析能力、云技术和人工智能等前沿尖端技术,图书馆完全有可能为每位读者“画”出精准的“读者画像”,推荐最合适的图书。早在2004年,美国Google公司就开始寻求与图书馆和出版商合作,计划打造世界上最大的网上数字图书馆,使用户可以在线浏览图书。如何通过图书数字化和网络传播,尤其是借助移动网络使读者在电脑、手机和各种网络终端上,随时随地都可以阅读图书馆的藏书,应该是图书馆在移动网络新时代肩负的又一个重大使命。

开放图书馆、智慧图书馆、移动图书馆、社交图书馆……这些探索有助于将图书馆从功能单一的图书借阅场所,变为民众的“文化客厅”,从而使图书馆在多元化时代和数字化时代获得新生。近年来,为了解决读者借阅需求和图书馆图书采购之间的脱节,缩短图书采购加工流程时间,一些图书馆与书店合作,开展“你读书、我买单”活动,尝试将选书的权利交付读者,各地活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不仅带动了当地阅读的热潮,而且为公共图书馆走出去、建设开放的新型图书馆.实行“走出去”和“请进来”的双轮驱动战略,利用好馆舍资源、馆藏资源、人力资源,搭建活动平台,开展跨行业、跨地域、跨年龄的社交活动,充分利用图书馆的优越环境和自身资源,将功能单一的图书借阅场所变为民众的“文化客厅”,将图书馆的文化服务送到读者的家门口.

稿源:solidot奇客

图书馆;市民;读者;颠覆;人工智能;上图东馆;网络;阅读;数字化;书店

文化;读者;移动图书馆;服务;智慧图书馆;数字化;图书借阅;阅读;多元化;社交

这几天,即将在浦东花木地区开工建设的上海图书馆东馆,已经在上海市民中掀起了一阵旋风。它形如璞玉的效果图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刷屏,它颠覆传统图书馆的设计理念和众多亮点,许多市民也已经如数家珍。

开放图书馆、智慧图书馆、移动图书馆、社交图书馆……这些探索有助于将图书馆从功能单一的图书借阅场所,变为民众的“文化客厅”,从而使图书馆在多元化时代和数字化时代获得新生。

著名作家博尔赫斯说过,天堂就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像他那样视书籍、知识和思想为生命,对图书馆像对天堂一般思慕渴望。图书馆学的核心理念之一,就是追求知识的最大限度共享与无障碍传播,以实现知识与信息领域的社会公平。

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供给结构性过剩与有效供给不足并存,文化设施、文化产品、文化服务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不适应、不匹配、不协调。图书馆作为公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建设书香社会、推动全民阅读进而提升整体国民文化素养的重大使命,是引领社会价值导向、提高全民文化素养的重要阵地和知识源泉,但目前很多图书馆虽然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馆舍和馆藏资源的利用率却仍然很低,图书馆的功能配置和读者的期望之间,出现了一道巨大鸿沟。这就需要图书馆行业紧跟时代潮流,探寻转型新方向,以更好发挥自身在社会文化服务方面的积极作用,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发展的公共文化新需求。

在全国很多中小城市、县城和乡镇,图书馆的地位和作用日益边缘化。十几年前,笔者生活在广西东南部的一座小城市,每逢周末就往市图书馆跑。那座图书馆冷冷清清,有时候只有笔者一个读者。大城市的图书馆里情况则好得多。上海是一座爱书的城市,上海图书馆、浦东图书馆里都读者云集。但跟这座城市、跟浦东新区庞大的人口基数相比,经常去图书馆的人仍然是少数。

转变思路,调整方式,建设“开放图书馆”。图书馆行业的改革,应该从读者的需求出发,转变服务理念和服务职能,创新服务模式,提升馆员职业素质和专业技能,从过去单一的图书借阅功能向多元化功能转变。将传统的服务内容单一、服务方式单调的图书借阅场所变为开放的、共享的、交流的、没有围墙的公共文化学习教育场所,在这样一个文化氛围浓厚的空间里可以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图书馆的发展应该紧跟时代的步伐,结合新技术的更新换代,及时将一些落后的过时的理念、制度、方式、软硬件等修正完善或更新或退出,通过加大对技术提升、资源补充、人员培训等方面的投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发展的文化需求。近年来,为了解决读者借阅需求和图书馆图书采购之间的脱节,缩短图书采购加工流程时间,一些图书馆与书店合作,开展“你读书、我买单”活动,尝试将选书的权利交付读者,各地活动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不仅带动了当地阅读的热潮,而且为公共图书馆走出去、建设开放的新型图书馆,进行了积极的尝试和探索。

什么样的图书馆才能适应现代社会,才能吸引市民接踵而至?通过什么样的形式和渠道,图书馆储藏的知识和信息才能顺畅抵达市民,提升市民和城市的人文涵养、艺术修养、科学精神和创新意识?即将开工建设的上图东馆做出了一些探索,定义了未来图书馆的一种可能性。

创新思维,升级转型,建设“智慧图书馆”。大数据的发展促进了图书馆资源的数字化,它减轻了图书馆信息传递和资源储存的成本,提高了读者获取信息的效率和质量。图书馆应该加强资源、技术、管理、服务等方面的改革创新,深入分析读者,解读读者,密切联系读者,积极拓展用户群,加强资源利用,变“知识图书馆”为“智慧图书馆”。建设互联、高效、便利的“智慧图书馆”,是图书馆改革和发展的方向,也是社会对传统图书馆的新期待、新需求。建设智慧图书馆,必然需要有智慧馆员、智慧管理、智慧设备、智慧技术以及建设智慧平台、开展智慧服务,这对图书馆的改革提出了全新的课题,需要长期的探索和实践。图书馆拥有庞大的读者资料信息,既有个体的姓名、性别、年龄等基本信息,也有群体的阅读习惯、个人喜好、借阅频率等数据信息。如果将这些数据加以分析、总结、归类,将其利用在改进服务、优化馆藏结构等工作实践中,便可以针对不同类型的读者提供个性化的服务,取得事半功倍的成效。

跟传统的图书馆相比,它是颠覆性的。它的书库面积只有2500平方米,仅占建筑总面积的2%。在这里,书和书库已经不是唯一重心,图书馆从一个藏书、阅读的单一场所,升级为以阅读为核心的文化中心。读者不仅可以在完全开放的阅读空间里读书,还能体验音乐、绘画、手工等。它还提供众多开放空间,成为市民的书房、客厅和工作室,成为上海的“城市会客厅”。

借助新媒体,开辟新平台,开创“移动图书馆”。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大众获得信息的方式更加智能化、数字化、网络化,图书馆必须在方便快捷上满足读者的需求,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为读者提供全天候的“移动图书馆”,读者可以足不出户就享受到图书馆的便捷。随着手机等移动媒体的普及,掌上阅读以其随时随地都能操作的便利性成为年轻一代推崇的阅读方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以及新型媒体的应用,使读者的阅读需求和阅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图书馆应该从读者的需求和便利出发,尽可能地满足读者的诉求,遵从读者的习惯,变固定场所为“移动图书馆”,一切方便读者,一切为了读者。在网络发达的时代,图书馆应该建设并维护好自己的门户网站。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和上网媒介,图书馆网站应实现电脑版和手机版多途径检索、查询服务。现在大多数图书馆的网络版网站建设得较早,维护也较好,但手机版则有些滞后,在功能、界面、栏目开设等诸方面有所欠缺,需要及时改进。

上图东馆提供了一种新范例,图书馆的自我革新还需要更加多元的探索。传统的图书馆思维是静态的、单向的。一本本藏书静静地竖立在书架上,等待读者的借阅。但未来的图书馆完全可以借用互联网思维,变得动态、多维和开放互动。据报道,日前,大唐网络有限公司与北京发行集团签署合作协议,将各自在互联网领域的技术优势和在出版发行领域的优质资源结合起来,建设基于人工智能的无人书店。

改变方式,主动服务,建设“社交图书馆”。图书馆应该走群众路线,深入社区,深入民众,以大家喜闻乐见的形式开展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活动。将“我能为读者做什么”的观念转变为“读者需要我做什么”。实行“走出去”和“请进来”的双轮驱动战略,利用好馆舍资源、馆藏资源、人力资源,搭建活动平台,开展跨行业、跨地域、跨年龄的社交活动,充分利用图书馆的优越环境和自身资源,将功能单一的图书借阅场所变为民众的“文化客厅”,将图书馆的文化服务送到读者的家门口,邀约各行业、各年龄段、各社会阶层的人一起便捷、愉悦地共享文化盛宴。图书馆应该秉承互动、互联、共享的原则,无论是在现实空间,还是在网络平台,定期举办读者沙龙、知识竞赛、专题讲座、名著阅读交流等文化活动。在信息网络时代,图书馆不再是传统的图书借阅、获取知识的场所,更是读者依据一定的兴趣爱好、性别年龄、职业技能等集聚汇合,开展“线上”“线下”交流的综合性文化教育的社交场所。

无人书店的这一思路也完全适用于现有图书馆的革新和未来图书馆的建设。在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追求藏书的丰富、全面和独家已经不是图书馆的唯一重心。普通读者最大的痛点不是找不到图书,而是面对浩如烟海的图书,不知道哪些适合自己。所以,未来图书馆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应该是在“最合适的图书”和“最合适的读者”之间建立链接,帮助知识和信息的供需双方实现精准衔接。借助大数据分析能力、云技术和人工智能等前沿尖端技术,图书馆完全有可能为每位读者“画”出精准的“读者画像”,推荐最合适的图书。

未来的图书馆还应该顺应数字化、网络化的潮流。早在2004年,美国Google公司就开始寻求与图书馆和出版商合作,计划打造世界上最大的网上数字图书馆,使用户可以在线浏览图书。这一计划虽然遭遇到来自著作权人、出版界、图书流通渠道商的巨大压力,在制度、法律和经济方面也面临一系列障碍,但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启示。如何通过图书数字化和网络传播,尤其是借助移动网络使读者在电脑、手机和各种网络终端上,随时随地都可以阅读图书馆的藏书,应该是图书馆在移动网络新时代肩负的又一个重大使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