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认为编程教育的未来是玩具方块

by admin on 2020年4月30日

谷歌近日发布全新的开放硬件平台Project
Bloks,让儿童可以通过玩具方块学习编程。《连线》撰文指出,在谷歌看来,编程教育的未来是玩具方块。

IT之家讯 6月28日消息,WWDC2016上苹果曾发布了一款叫做Swift
Playground的iPad应用,目的是让孩子们像玩游戏那样学习编程,现在谷歌也推出了帮助儿童学编程的项目Bloks,并且是通过物理形式教学。

图片 1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据悉,Bloks项目是谷歌、斯坦福大学Paulo
Blikstein、IDEO的合作产物,Bloks项目的系统由Puck、基板和脑板三个核心组件构成,其中Puck可以用价格低廉的纸和一些导电油墨自己打造,以组合形不同的指令;基板采用模块化设计,通过电容传感器读出Puck指令,充当Puck指令和脑板之间的数据传输通道;脑板采用WiFi或蓝牙控制基板,采用树莓派Raspberry
Pi Zero改造而成。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编程是一项孤独、抽象且令人沮丧的活动。即便是开发最简单的应用程序,你都可能要在电脑前花上数个小时——甚至数日——用某种晦涩难解的编程语言写代码,运行代码,进行调试,然后再运行,如此循环不止。

孩子们可以通过Bloks自由发挥,就像搭积木一样实际动手建设新的东西,锻炼计算思维能力。

这两天,谷歌推出积木式编程教育平台Project
Bloks,以及宣布要把VR带入课堂的消息,让不少人兴奋了一把。毕竟,在大家盯着VR游戏和羞羞事的时候,大佬出来带头做教育。有盼头啊!

但随着编程成为现代世界日益重要的一部分,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员正试图使得它变得更加有趣,更加容易学,尤其针对没什么耐心去学抽象东西的小孩子。近年来,他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方式,从儿童读物到诸如《我的世界》(Minecraft)的游戏。现在,谷歌研究团队推出名为Project
Bloks的新项目,想要将编程变成一种可以动手玩的体验。

然而,搜索巨头谷歌搞教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而且,地域也早已超越美国,远征非洲。但是,高潮似乎还没到。

他们设计了一套能够组装形成程序的方块(包括物理方块和电器方块)。利用那些方块,你可以打造出乐器、自动化玩具或者可给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发送信息的设备。该理念被称作有形计算,据曾在麻省理工学院研究有形计算的蒂姆·麦克纳尼(Tim
McNerney)称,它可以至少追溯到1970年代,显示出帮助学生编程的巨大潜力。“儿童确实可以从与实体物品的交互中获益。”他说,“那让他们可以跟其他的小孩一块协作,而不是自个‘盯着电脑屏幕’,忘记周围的同学。它让编程从孤独的活动变成社交活动。”

再但是,管它呢~ 醉翁之意不在酒

谷歌、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保罗·比利克斯坦(Paulo
Blikstein)以及设计公司IDEO正尝试通过打造各家企业和学术机构能够共享的通用技术平台,进一步推动该概念的发展。通过那样,教育界研究人员可以少花时间去研究电子方块或者其它设备的技术基础,而将更多的时间花在设计新的、更好的教学方式,让学生能够透过那些方块真正学到东西。

第一战:工具先行,硬件跟上

运作原理

先是一款让在线教育能够动起来的Oppia

该项目提供三种不同的方块。其中“puck”最为有趣,每个puck包含不同的控制方式,如开关和方向箭头。根据谷歌团队发布的资料,puck不需要任何的电子组件。你甚至可以用导电墨水将它们打印在纸上。Puck要置于将数据传送到“主机板”(应用的一种中央控制)的“基板”之上。主机板包含电源以及名为Raspberry
Pi Zero的低价微型计算机,它能够跟其它的外部设备进行通信。

2013年7月份,谷歌推出一个名为Helpouts的在线教学网站。2013年底,谷歌推出互联教室。先热身。

在乐器中,这些外部设备可能包含扬声器。在其它情况下,它可能包含配备划线笔的机器人。Puck可以跟诸如温度计的环境传感器关联,你组装的程序可以直接将当前的温度信息传送给计算机。你还可以将安排保存到单一的puck当中,这样会便于你将它们重新用于另一款应用,或者开放更加复杂的程序。

而在2013年在线教育开始热起来后,谷歌继续在2014年2月也推出一款在线教育工具Oppia。这可以说是谷歌为在线教育生态放出的第一个大招,让软件先high起来,云端管理硬件支持什么的都是后话。

要指出的是,每个方块都有帮助儿童理解它们的配搭(如匹配磁条或者定向连接器)的功能。在谷歌覆盖150个儿童的试验中,该设计降低了他们在没有指导的情况下用方块编程的难度。接下来,教育工作者可以以这些理念为起始点,基于该平台开发出新的方块,考虑就这些小玩意的使用制定不同的教学计划,以深化学生对该技术的理解。

之所以说Oppia是第一个大招,是因为这件工具给视频和学生这样的单向在线教育一个大大的耳光——Oppia让在线教育可以互动起来。

Project
Bloks教授的编程知识并不足以让你的孩子小学毕业就能谋得工作。但那不是重点。该项目的真正目的在于,让他们打好计算的基础概念学习的基础。“我认为,该项目拥有改变计算机科学教育的潜力。”比利克斯坦说道,“我们并不是专注于计算机科学是项职业技能,学习计算机科学会给你带来好工作这一点,而是专注于把计算机科学看作二十一世纪的一项新读写能力,它对于各行各业的人来说都很重要。”

怎么说呢,其实就是有了这个工具,学生换个地方被“老师”虐。

理想情况下,Project
Bloks和其它的有形计算系统应该还能教育那些原来从未考虑过学习编程的人。“美国和整个地球都非常需要编程成为一项人人都会的活动。”麦克纳尼指出,“白人、书呆子和男生主导这项专业,惧怕数学的聪明女生避开工程学的时代早就应该结束。”

Oppia是一个开源项目,它的工作过程是这样的:通过模拟一位导师向学员提问,基于学员的回答,导师决定下一问题的内容,信息反馈,是否进行进一步考察,或是否开始学习新内容。

项目兼容问题

这些活动可以由多名用户通过Web界面创建,不需要编程经验,也不受地理位置限制。所有用户在这里都可以方便地创建在线互动活动,然后让其他人参与学习。

Project
Bloks基于数十年来的有形计算研究,从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西摩尔·佩珀特(Seymour
Papert)在1960和1970年代帮助儿童开发机器人乌龟的努力,到1990年代的AlgoBlocks可编程项目,再到杜夫特大学的Tern项目。近年来,新有形计算平台不断涌现,如LittleBits、Kibo和Osmo。

看视频在线学习,你就是在学习;用Oppia学习,你还能虐完自己后虐别人。这叫“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然而,该领域仍缺乏可让一个项目的组件兼容另一个项目的标准。据Project
Bloks团队称,这些项目的设计很多都没有考虑到学校教育。

不过,Oppia一直以来出于无人监管的放养状态,谷歌也曾特别发出免责声明。现在也是不温不火。

该平台对于原有的有形计算系统来说会有多大用处还不好说,那些系统很多都有着与Project
Bloks全然不同的设计目标。“我们将会去研究Project
Bloks团队做了些什么,看看彼此之间是否存在自然的协同效应。”LittleBits的CEO阿亚·比德尔(Ayah
Bdeir)表示。

然而,不管说这是西方实用主义也好,还是我们老夫子说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用技术培养技能就是谷歌搞教育的风格。

不过,Project
Bloks仍处于初生阶段。因此,可能要等到该团队进一步开发该技术,才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它的效用。从目前来看,业界的反响相当乐观。比德尔将其看作她的公司已经在做的工作的一种认可,该领域其他的专家也有类似的看法。

硬件到位,谷歌推出教育应用套装

“我认为,谷歌的Project
Bloks项目很赞,”麦克纳尼说,“我实在想不出比谷歌将有形编程加入他们的教育使命更加美妙的事情了。”

谷歌教育系统中底层的硬件设备其实在2011年就推向市场了,首先是覆盖率的问题,它跑龙套好多年后才成为重要角色。

出处:网易科技

2015年,Chromebook在教育市场的份额已经占到一半以上,超过iPad、MacBook等苹果产品以及微软的Windows产品。

到了这个时候,可以说是谷歌教育开始大规模展开的时代。

而随着硬件Chromebook的推广,2014年8月13日谷歌推出了“课堂”服务,这是谷歌免费提供的教育应用套装的一部分。

说起这个套装,那是比全家桶要厉害多的。

当时,谷歌整合了旗下的效率工具应用到教学中,包括Gmail、Google
Classroom、Google Docs、Google Drive、Gtalk、Google Calendar、Google
Tasks、Google
Maps等,让教师可以随时布置、检查作业、回答问题,学生也可以随时交作业、管理日程、提问等等。就是尽力消除一切阻碍学习效率的因素。就是说,你还有什么理由忘记做作业以及拖延作业?

不知道美帝的学生哥们会不会得一种叫笔记本恐惧症的病?——打开笔记本,“喂,交作业啊~”

“占据美国教育市场一半以上”,对此你想到的可能是赚得红红火火。然并,在基于ChromeOS的Chromebook笔记本项目上,谷歌扮演的是“科技慈善家”。谷歌没有在Chromebook上获得真金白银的收入。

因为,Chromebook用的ChromeOS操作系统,是由谷歌免费提供给电脑厂的。在这里面,获利的是电脑厂商。

那么,谷歌想不想赚钱呢?

大约两年前,谷歌发布了一个教育版的Play Store,即Play for Education项目。

谷歌推出该项目的目的,是在美国教育界推广Android平板电脑。但是,这没有让Android平板电脑在市场中的地位有多大提升,而是给了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一个助攻,后者在教育市场占有重要份额,这还引起了苹果和微软的担忧。

当时,由于Chromebook的出色表现,微软还曾被迫下调Windows授权费。一直以来,OEM厂商需要向微软缴纳每台50美元的Windows授权费用,而谷歌则是免费向OEM厂商提供和Android和Chrome
OS系统,二者在推广系统的做法上天壤之别。为了能够与谷歌竞争,微软将下调Windows系统授权费用,并推出更多廉价Windows设备来与Chromebook对抗。

而那个Play for
Education项目项目,也在2016年2月被关停了,因为谷歌不需要它了。从根本上说,谷歌目前在教育市场的重点是Chrome——而不是安卓平板。

然而,你以为谷歌这就完了吗?在教育市场这一块,谷歌继续主动出击!

Chromebook提供了一个可通过云端访问Windows应用的功能。

2014年4月,WindowsXP开始退出历史舞台,那么,大批的Windows
XP用户会在那时放弃Windows XP而升级Win7、或者Win8.1。

而在谷歌推出这项服务之后,这部分用户多了一个选择,那就是Chrome
OS。。。。。。求微软高管此时心理阴影面积。

理论上说,未来随着Chrome
OS用户数量的提升,其应用商店的价值会像Applestore一样,随之而来的是付费应用的收入、免费应用网站的收入。占领了教育和低端笔记本市场后,这几乎是稳赚不赔的事儿!

不过,这到现在还没发生,目前这些应用仍是免费的,谷歌似乎也没有特别投入去运营。反正,你们先用着吧……

第二战:零基础教育

培养程序员计划

谷歌为IT界人才可谓操碎了心。他觉得人们不会编程实在太可怜了,很多问题都没办法自己解决。于是,决心用技术武装人类。

过去,除了教育全家桶,谷歌还有很多好好玩的教育产品。比如“谷歌涂鸦”、“安卓训练营”、“计算机领袖”等,在此不做赘述。在这里,我们要重点介绍的是谷歌的小伙伴——Udacity,因为谷歌推出了一个可以让你零基础变身代码猴的产品。

上周,谷歌宣布通过在线平台Udacity提供“Android基础微学位”课程,这是首个面向无经验人士的“微学位”课程。

这个酷毙了的平台Udacity,其实也是前谷歌一个酷毙了的员工创立的。

Udacity公司创始人、总裁兼CEO塞巴斯蒂安斯伦是Google
X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参与了很多酷毙了的项目,也被誉为“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之父”。喏↓

2012年,斯伦创建了Udacity,将大学课程免费放到互联网上,让更多人受益。

在2015年I/O的演讲上,斯伦说,他觉得斯坦福的有很多用户权限制,在他不知道的地方,有很多人其实更需要他。

好吧,认真地来说说。

“我开始意识到,我们的社会有一些做的不好的地方,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平等,我们的教育模式不对,没有关照到每个人,所以,该是我wake
up并做点什么的时候了。所以我们建立了Udacity,唯一的目标就是:Democratize
Education”

“我们相信:if you give a man a fish,or a women,the person has dinner
for one night,but if you teach him or her how to catch fish,they have
food for the rest of their lives.”

再一次出现。

谷歌项目经理表示,谷歌希望让所有人都可以接触并理解Android开发。无论你是什么背景,都可以学习开发能改善周围人们生活的应用。“我们有让你达到与Goolge工程师相等的水平的能力!”

所以再不学你好意思吗?妹子问你安卓卡死了该怎么办你可如何是好?

具体来说,Udacity借鉴Uber的模式,把“打分评价”的事情众包给世界各地的专业人士,当然他们大部分是程序员。有些“打分专家”因此每月挣得钱可以11300美元——比当程序员挣得都多。

又是一个虐完自己虐别人的故事。

玩具模块学编程

编程要从娃娃抓起

谷歌近日发布全新的开放硬件平台Project
Bloks,让儿童可以通过玩具方块学习编程。《连线》撰文指出,在谷歌看来,编程教育的未来是玩具方块。

牛人的世界我们是不理解的。

编程代码晦涩难懂,谷歌立志要将它变成一种游戏。

他们设计了一套能够组装形成程序的方块。利用这些方块,你可以拼出乐器程序、自动化玩具或者可以用来给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发送信息的设备。相当于“电子积木”。

说道这里,你感受到谷歌的真心了吗?

第三战:新硬件时代,VR也要用来玩教育

谷歌旗下的教育产品分为三类:免费的工具类软件、Google
Classroom课堂解决方案,以及硬件。不管那个年代新兴、流行的什么技术,谷歌都要用他来搞教育。

去年9月,谷歌推出了探索计划。

这个设想很简单:VR技术兴起后,谷歌想要带孩子去到校车到不了的地方。

这个计划需要的装备也不多,就是谷歌已经正式发布教学应用Expeditions+cardboard

与普通的谷歌Cardboard不同,专为谷歌探索先锋项目设计的VR头显上有鱼、行星以及卡通地标的剪影,还有金色的星星和缤纷的彩色印记。然后老师就可以带学生们开启虚拟课堂之旅!

这种教学方式可能无法用于难度教学,但是体验性的课程,杠杠的。至于近视眼什么的问题,不知道谷歌要如何权衡呢?

故事讲得差不多,最后拔高一下:

谷歌用技术推动教育的路子,无非是:工具先行,整合软硬件搭建底层平台。该公司没有在教育市场获得太多直接受益,9.9包邮的cardboard除了出货量还能有什么?我们或许可以将其视为理想主义式的浪漫尝试。谷歌VR教育的做法,与想趁着VR热在教育市场大捞一把的企业相比,还真说不到一块,除了大家能做的事情都还不太多。

业内人士认为,这样的做法,其实是想要跨越经济让科技与文化触及更多人。

轻松掌握更多最新电商资讯、干货,关注思路网微信**

相关服务

Google海外推广产品介绍,最新谷歌国际推广

¥4800-16600元

相关服务

广州天拓谷歌服务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谷歌广告管理

¥2000-5000元

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